无创DNA鉴定

高鼻梁的老公,偷偷带矮鼻梁的儿子去做亲子鉴定,结果万万没想到|她的故事

点击量:998   时间:2022-03-08 00:10

每天9:19

跟你讲“她”的故事

昨天给38岁宝宝

推荐了超好玩的科学启蒙神器

,不容错过,4重豪华大礼包带回家,还没看到的宝宝戳这里速抢哦:这个“不费妈神器”,要不,咱们也试试?

姜英杰不止一次跟老婆开玩笑,小甲不是他们亲生的。

为什么呢,小甲的鼻子实在生得悬疑:蒜头鼻,矮、平。

而他们夫妻俩,乃至各自的父母,都是清一色的高鼻梁,就算翻出小时候的照片,鼻梁都算得上整容范本。

老婆亲亲热热地抱着6岁的小甲:“儿子长相随妈,长大后一定是个大帅哥。”

姜英杰再次盯上小甲的鼻子,突然发现小甲的鼻翼右侧浅浅地冒出一颗褐色的痣,就是这颗痣,让他灵光乍现。

小甲像极了一个人,当初跟他们同一个病房同一天生产的邻床产妇的丈夫。

高鼻梁的老公,偷偷带矮鼻梁的儿子去做亲子鉴定,结果万万没想到|她的故事

当时,那个男人风尘仆仆地赶过来,鼻子冻得通红,被病房的热空调一暖,垂出一串清涕,他便响亮地一吸。

就这个动作,让姜英杰注意到了他和他的鼻子以及鼻翼上的黑痣,当即俯身捏住老婆的鼻子打趣:“可别生个塌鼻梁宝宝。”

这会儿,看着小甲的脸,竟然模模糊糊地与记忆中那个男人的五官交叠重合。

姜英杰就在那一瞬间决定做个亲子鉴定,他是骨科医生,做亲子鉴定有天然的职务便利。

只是为免老婆骂他“疯子”,背着老婆瞅着全家体检的机会,悄悄地多采集一管血,随后拿去鉴定。

一周后,鉴定结果出来,果然,小甲与他们夫妻均没有血缘关系。

姜英杰拿到鉴定报告时,整个人都是懵的。

6年来,他们夫妻对小甲,都倾注了一对父母所能给予的全部的爱。

姜英杰把报告拿给老婆看,老婆当时正要抱起熟睡的小甲挪地方。

小甲睡觉总是横三顺四,满床打滚,他们夫妻每次入睡前都要把他抱到中间,随后一边一个护卫着。

这次一看报告,老婆几乎没了力气。

最后入睡的时候,没有再抱他,只是使劲推了几下,小甲翻了个身,滚到了边上。

老婆顺势躺到了中间,扯了姜英杰的被子盖上。

两个人默契地决定,一定要找回亲生的,拨乱反正!

找到那个家庭并没有太费劲,毕竟不过时隔6年,而且医院都建立了电子档案。

很快查出小甲可能的生父叫林夏,居住在本地的另一个小区,位置偏远一点,靠近郊区。

姜英杰一路问过去,果然找到了林夏的家。

只可惜林夏不在,一年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外地打工。

林夏老婆正追着孩子喂饭,孩子吃得心不在焉,只顾着把大大小小的玩具汽车排成一行,嘴里嘟嘟嘟地鸣笛。

姜英杰低下头看孩子,与孩子对视的一瞬间,立马确定,这就是他和老婆的孩子,跟他童年的照片无异,尤其是鼻梁。

姜英杰激动地说明了来意,哪知林夏老婆一听,倏地把孩子抱起,警觉地盯着他说:“千千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,打小别人就说跟我长得一模一样。”

他的孩子叫千千!姜英杰看了几眼,翻出手机相册,给林夏老婆看小甲的照片。

林夏老婆远远地探头瞄了几眼,却又没了兴趣,护着怀中的千千,赶姜英杰出门。

姜英杰把这些情况说给老婆听,特意描述了林夏的家庭条件虽然不差,但比起他们还是有差距。

总之,千千在那个家庭有受苦的嫌疑,必须尽快换回来。

终于,在姜英杰报警之后,林夏夫妻带着千千被迫现身和他们见面。

之后,各自做了DNA检测,果然小甲和千千是彼此错抱的。

然而,到了两个孩子各自归位的时候,两对夫妻都开始惆怅。

应该说,姜英杰和老婆从拿到报告的那一刹那就想把孩子换过来,但给小甲收拾行李的时候,老婆却哭成泪人。

翻出小甲三岁时穿过的衣服,衣服后背是被小甲用彩笔涂鸦的一家三口,三个人手拉手,全部都涂了红脸蛋,画了微笑唇,爸爸拉着气球,妈妈踩着高跟鞋。

还有那么多零零碎碎的玩具,一通整理,几乎把小甲从小到大的成长絮叨了一遍,越发舍不得把小甲送回去。

老婆说:“能不能把千千接回来,我们两个孩子一起养?”

姜英杰说:“怎么可能,你没听林夏老婆的口气,他们之前不想把千千换回来,就是担心他们家庭条件不如咱们,两个孩子一个都留不住。”

交换的那天,他们买了小甲最喜欢的奥特曼,艰难地跟小甲解释了整个事情的经过:之前医院抱错了,但是每个孩子都应该回到真正的父母身边。

小甲把奥特曼摔在地上,急得大哭:“我没有认错,我只有一个爸爸、一个妈妈,管他什么真假,就算你们是假的,我也不嫌弃,我还是你们的真孩子!我不要走!”

小甲哭着哭着开始直往里屋躲,姜英杰看了看时间,硬着心肠把小甲抱起来,送到约定的交换地点。

见到林夏一家时,依旧是一番痛彻心扉的分别。

带回家后,千千比小甲的反应要小得多,让吃吃,让喝喝,但就是闷闷不乐,表情都是淡淡的,眉头拧成个小疙瘩。

对姜英杰夫妻也排斥,老婆抱在怀里,他就一个劲挣扎着往下溜。

到了晚上,坚持要一个人睡儿童房,临睡前还把姜英杰老婆推出去,之后关上门。

姜英杰两口子不放心,捱到凌晨,悄悄地旋开钥匙摸进去。

千千已经睡着,脸上的泪痕却还清晰可见,手上攥着一张照片。

姜英杰悄悄地抽走,原来是一张全家福,千千骑在林夏脖子上,林夏老婆护在旁边,笑靥如花。

照片背面竟然画了一张简单的地图,刚好是从姜英杰家到林夏家的交通指示,比如坐几路车到哪里,中转后坐几路车,在哪站下。

地图下面附了林夏老婆的电话,写了一行字:千千,爸妈永远爱你!

姜英杰生气了,这不是教唆孩子逃跑吗?

等到第二天一早,姜英杰就给林夏打了电话质问,口气也很生硬,全是指责:“你们怎么当爹妈的,这么小的孩子跑出去,过马路会看红绿灯吗?能辨认出好赖人吗?出点事怎么整?”

说这些话的时候,姜英杰忽略了在儿童房竖起耳朵偷听的千千,没看到千千巴巴的小眼神,渐渐燃烧了怒气,以至于他把电话扣掉的时候,千千狠劲把奥特曼的胳膊拆卸了。

送千千上幼儿园后,姜英杰和老婆把那张照片藏了起来。

留着这张照片,简直是埋了“定时炸弹”。

晚上接回家,担心千千拘谨无聊,特意邀请了邻居的小孩过来陪着玩。

哪知千千根本没心思玩,一回家就找照片,东翻西找找不着之后,整个人都变得暴躁起来。

邻居小孩带了积木来玩,千千烦躁地夺过来,乱砸一通。

邻居小孩不甘心,扑过来扭打,千千操起塑料小椅子怼着邻居小孩的脑门打了上去。

瞬间,邻居小孩的脸上被椅子腿挂了一个口子,鲜血汩汩地往外流。

彼时,取玩具的姜英杰、洗水果的老婆听到动静赶来的时候,都怔住了。

手忙脚乱地安顿邻居小孩,点头哈腰地给孩子妈赔礼道歉,看着孩子妈心疼的泪水擦也擦不净,姜英杰夫妻面上都有点挂不住,心情更加沉重。

一路上思忖着如何教育千千,强压着怒火回到家时,才发现早已家不成家。

姜英杰的剃须刀被扔在地上,老婆的口红折成两截,整个家狼藉一片。

千千这个肇事者,则把自己锁进了儿童房,甚至机智地连门上的钥匙都拔了。

姜英杰只好隔着门喊话,不管怎么说,千千始终不发一言。

他们开始着急,一急,脑子里就有了不好的臆想,生怕他出点什么意外。

姜英杰终于说出来自己不想允诺的话:“千千,我知道你想那边的爸爸妈妈了,你出来,我们送你回去,你的照片爸爸也还给你。”

里面终于有了一点响动,却仍然不作声。

姜英杰开始自说自话:“千千,你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,有天晚上,爸爸睡不着,看着妈妈的肚子不断地鼓包,知道你在里面捣乱。我故意敲着妈妈的肚子跟你玩耍,你在左边鼓包,我就敲右边,你很聪明,扑腾一下窜到右边。”

“我当时只要跟你说,‘我是爸爸,你听到的话就动两下’,你果然动了两下。那个时候,爸爸觉得再没有什么事情,比等待你的出生更迫切更幸福……”

姜英杰说着说着,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,这时,门开了,千千低着头走了出来,姜英杰顺势抱住了。

千千第一次没表现出挣扎,却附在他耳边轻声问了句:“真的可以回去看我的另一个爸爸妈妈吗?”

姜英杰沉沉地点了点头。

之后千千跟姜英杰渐渐亲近起来,第一次叫出“爸爸妈妈”的时候,姜英杰夫妻高兴地直掉泪,突然很想知道千千第一次叫“爸爸妈妈”是几个月,是先叫爸爸还是先叫妈妈。

与此同时,关于小甲的记忆自然而然地涌了上来,姜英杰记起小甲叫出“爸爸”的时候,老婆还抱着在地上转悠,他走过去一把连老婆带小甲抱了起来,一大一小一通“乱啄”,小甲回亲过来的时候,黏糊糊的口水流了姜英杰一脸。

夫妻俩瞬间开始惆怅,突然发现,他们对小甲的思念其实一点都没有少。

千千和邻居小孩扭打的时候,姜英杰刚好翻到了小甲落下的玩具,是小甲拿几个缺了零件的小汽车拼接的,经他巧手改造,竟然成了拖着几节车厢的小火车。

小甲改造的时候,姜英杰就在旁边看着,心里眼里满是自豪,多么骄傲的事情,有小甲这么一个充满创造力的儿子。

姜英杰老婆洗水果时也没闲着。她不知道怎么了,付钱的时候,居然把挑好的芒果落在了水果摊上,直到现在切洗水果才突然想起来。

小甲吃芒果过敏,他们一家人都跟着戒掉了芒果。

但买芒果时,恰恰是千千的小手指点到的唯一一种水果。

一时间,姜英杰老婆又紧张又难过,一颗心全是对小甲的担忧,小甲吃得好吗?睡得好吗?生气的时候,表面上抗拒拥抱,但心里巴不得不要松手……

那天的事情发生以后,从邻居家出来,姜英杰脱口而出:“小甲的性子就很温良,再生气都不会操家伙。”

“是啊,小甲心软,每次看到我肚子上剖宫产留下的疤痕,都会心疼地揉一揉,觉得是他的出生才让我受疼……”

姜英杰老婆说完这句话,两个人尴尬地对视了一下,瞬间保持缄默。

应该说,自从那天姜英杰和林夏在电话里说掰以后,两个家庭就决定不再往来。

很简单,这种感情再不克制,两个孩子都不安心,都无法与新家庭建立起牢固的关联。

在家里,姜英杰夫妻也约定不再提起小甲。

要了千千,注定不能再拥有小甲。

既然不能再抱他再爱他,就不要任由思念的种子发芽了,只让它烂在心里,沤进记忆里,最后慢慢地淡忘吧。

可是,怎么可能忘掉呢,闭上眼睛,都是一幕幕回忆,过电影一般。

睁开眼睛,小甲又像长到了千千身上,连影子都是双重的。

在千千的要求下,他们终于决定去一趟林夏家里。

却没想到,小甲居然猛不防溜到了姜英杰所在的医院。

小甲找到姜英杰的时候,没有空着手,揣了姜英杰喜欢抽的烟,以及妈妈爱吃的山楂片。

姜英杰又是激动又是不安,问他怎么找来的,小甲顿了顿说:“新妈妈牙疼,来这个医院看病,我悄悄地记了路,知道了坐哪趟车,这次趁着新妈妈不注意,我偷偷坐了车跑过来。”

姜英杰掏出手机,正要给林夏老婆拨号,小甲一下子摁住了,快要哭出声:“爸爸,我想你,想妈妈,我昨天梦到你生病了,走路都跌跌撞撞的,就想来看看你,你好好地就好,我以后再也不来打扰你们了,我就悄悄地看一眼,一眼……”

姜英杰的难过铺天盖地地涌过来,再也压抑不了对小甲的父子亲情。

跟林夏老婆打过电话之后,姜英杰带着小甲回了家,路上默默地做了一个决定:以后就让两个家庭像亲戚一样走动,再也不要人为阻断两份感情。两个孩子,他们都要努力地去爱,也要让两个孩子舒展地自由地爱着每一对父母。

家里,小甲和千千开心地玩到了一起,小甲开始编故事:

“千千,你记得不,以前我们一起做天使的时候,都在天上挑父母,我们共同选中两对爸爸妈妈。可是他们都太好了,谁都做不了决定,后来我们俩就打闹起来,最后我们都摔倒了,滚了几下,滚到了妈妈的肚子里。可是,谁也不知道自己滚进了哪个妈妈的肚子。”

千千假装叹口气:“那就,我替你爱着你的爸爸妈妈,你也替我爱我的爸爸妈妈吧!”

姜英杰和老婆不语,悄悄地把这段话录下来,发给了林夏夫妻。

在那一刻,他们靠在了一起,随意地点开了二手房市场,对,就在林夏的小区找一套房子,买下来,带着千千搬过去。

或许这便是,当下最好最妥当的决定。

好物推荐

奶乎乎的奶皮面膜福利,限时特惠戳

二婚后,她又开始“奶娃式”恋爱?

离婚了,永别吧。

姑娘的3次恋爱堪称教科书

怀孕5个月,她拼死离婚。

你比我妈小6岁,怎么娶我?

标签:


  • 鉴定亲子有几种类型?对于亲子鉴定这个

    鉴定亲子有几种类型?对于亲子鉴定这个

  • 六盘水市人民医院亲子鉴定需要多久出结

    六盘水市人民医院亲子鉴定需要多久出结

  • 肇庆犯罪亲子鉴定到哪里可以做

    肇庆犯罪亲子鉴定到哪里可以做

  • 黔西南妊娠期间亲子鉴定要不要什么证明

    黔西南妊娠期间亲子鉴定要不要什么证明

  • 扬州亲子鉴定检测公司48小时可出结果

    扬州亲子鉴定检测公司48小时可出结果